广西女子失踪近8年失踪时只穿睡衣拖鞋!警方已

  7月26日,报案人李子阳告诉记者,2012年母亲失踪后,他就向警方报警。近日,他从警方处获悉,该案件取得了最新进展。警方向他表示,一直在调查该案,目前已成立了专案组进行调查。

  李子阳向记者表示,母亲孙某某离异后,与一位唐姓男子同居。唐某系货车司机。

  李子阳并没有和他们一起生活。那时候,李子阳在念大学,但和母亲一直保持联系。偶尔,母亲会做好菜,让儿子去唐某家里吃饭。2012年下半年,李子阳突然发现,母亲很久没联系他了。他打电话,才发现母亲的手机已关机。

  李子阳表示,唐某称,2012年9月下旬的一天晚上,两人在饭桌上发生了口角,孙某某起身出门,随后就没了消息。孙某某当时穿着睡衣、拖鞋,未携带任何证件。

  这个说法也得到了孙某某大姐的确认。“身份证、户口本、钥匙等重要的东西都没有被带走。”

  “我母亲非常喜欢打扮,不可能穿着睡衣出门,还许久都不回家。”李子阳认为,这种行为与母亲的平时的性格爱好非常不符。

  李子阳很快向广西南宁公安报警。他回忆,报警时间是2012年12月21日。

  李子阳称,警方采集了他的DNA,“警方经过二次搜查取证,传唤当时与妈妈同居的伴侣唐某。”“案件已转交刑侦队,DNA采集了,有消息会联系到我,至今没有进展。”

  2020年7月24日,李子阳忍不住发微博,回忆母亲八年前离奇失踪的关键细节。

  “为什么唐某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主动我母亲失踪这件事。我去问,他才说。”这让李子阳觉得很荒唐,很不合理。女友离家出走半个月,难道不应该告诉女方家人吗?

  李子阳报案后,他带着几名家人和警察一起来到唐某的家。“他脸上有一条伤口,是一条从鼻根中心接近眉骨处到鼻翼左侧的伤口,很长,用纱布遮盖。其他地方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小疤痕,如在脸颊两边、手臂和左右手都有。” 李子阳告诉记者,对于这些伤痕的解释,唐某说是烫伤。

  “烫伤会烫成这样子吗?会这么对称吗?这个伤口一看就是有两边的力量造成的,因为两边都有。” 李子阳非常不解。

  这一点也得到了孙某某大姐的确认。当年,她陪着李子阳去唐某家里,也看到了唐某脸上以及身上的伤痕。

  “我母亲平时喜欢留指甲。”李子阳推测,唐某脸上和身上的伤痕可能是两人打架冲突留下的。李子阳所述,尚未获其他渠道证实。

  “他家里挺乱,阳台上好多东西,乱七八糟。”孙某某大姐告诉记者,时隔多年,她对很多细节都记不清楚了,对唐某家里就只有“乱”的印象。

  李子阳在微博上回忆,“那天晚上8点左右,我带着警察一同上门,房子没开灯,以为没人在家,警察敲门后里面的狗叫了,过一会唐某出来开了门……(我们)很仔细地查看了屋内的每个角落,都没有发现特别的异常……”

  孙某某的妹夫梁俊聪当时也在现场。“我们进去后,他打开柜子,里面还有姐姐平时穿的衣服。”

  【事发经过】一室一厅为T姓男子的家,母亲与T某为伴侣关系居住两年左右,我有去吃过饭,均无异常;原生父母2010年离异,我并没有跟随任一方居住,只有我和我妈有联系,最短3天,最长一个礼拜,突然有阵子在学校发现妈妈很久没联系我了,我就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关机,然后联系同居男子T某,他便告知我妈妈出走未归很久了,原因是:9月下旬晚上在饭桌上与我妈发生口角之后,我妈便起身出门,一身睡衣拖鞋未携带任何物件。得知后我立刻报了警。

  我带着警察一同上门,晚上8点钟左右,房子没开灯,以为没人在家,警察敲门后里面的狗叫了,是一条菜狗,过一会T某出来开了门,第一眼看到T某他脸上有伤及包扎了纱布,但还能看到伤口从额头到鼻子一侧有条型刮伤,脸颊上有零星碎伤疤,手臂上也有,当下警方问伤口怎么弄的,他说是工作烫伤。

  很仔细的观察了屋内的每个角落,都没有发现特别的异常,警方经过一系列取证后,妈妈的证件手机被警方带走了,并在第二天又进行了二次搜查取证已经传唤T某进行调查。过了一个礼拜左右我被警方安排到了医院做DNA采样并且入库,之后每当想要了解案情得到的回复是案件已转交刑侦队,DNA采集了,有消息会联系到我,至今没有进展。

  在警方无进展之后,我时不时会给T某打电话问最近有没有消息,每一次的回复都是没有,四处打听过了没消息,要不就是给我非常多奇奇怪怪没有依据的“线索”例如横县,大沙田之类的让我去问问找找看……

  又过了一阵子T某主动联系我,并说有东西要给我,见面后发现是一张纸条,我妈之前写的,大致内容是2012年和朋友的一张借据,但这张借据的线索毫无结果,这一系列的举动,让我当下认为T某有意转移视线撇开关系。

  时间又过去了一阵子,大概两个月左右,T某多次电话联系我,并暗示我尽快把我妈妈剩下的衣物家居电器搬走,我非常难过与不解,并联系我姨妈等亲戚上门清点搬走了一些重要的物件,中途本人及家人有比较严肃地突然问他本人这个失踪是否与他有关,甚至有杀害的情况,他的回答和眼神难以让人信服,大概就像来女士的丈夫许先生那种振振有词但眼皮又不自觉闪躲的神态。

  经过一系列的信息反馈,刑侦队依然没有取得更多案件的进展,只回复在侦办了,之后尽管很悲伤,很懊恼,很痛苦我都要慢慢进入社会和工作了,早些年在微博诉说妈妈的案件是无人理会的,我尝试过很多次都没有得到关注,之前倾诉的媒体也没能够把导向集中在【母亲离奇失踪】的本身。

  因为音乐和理想慢慢变得开朗,因为偶尔有网友的鼓励,面对生活和工作又更积极了一些,但每当逢年过节我都会想起妈妈,妈妈生我下来虽然没有一把手拉扯到成年,但我还能记得许多点滴,记得小学我偷偷从爷爷奶奶家跑出门去妈妈工作单位找妈妈的那种思念与疯狂,记得每当妈妈周日要送我回奶奶家我一路大哭的那种不舍,记得她给我准备学校春游的零食,给我的每一次叮嘱,每一份温柔。

  看到了杭州来女士案子的进展情况,立刻翻开了电话本与当时办案的北湖派出所谭副所长取得了电话联系,他表示还记得我,并记得案子,说案子交给刑侦队后就没怎么接触了,我们电话里约了重新见面补充这几年有关案件的后续资料。

  希望妈妈的案子能够被重新重视起来,以及获得一个无论是好是坏的答案,人就这一辈子,不争取就会带着遗憾离开这一世的旅程,我还有信念,请求大家的扩散与帮助,如有相关与案情有关的可靠消息,请与我或广西南宁市北湖派出所联系,感谢各位。

  27日,南宁公安西乡塘分局政治处一位工作人员称,警方已对该案件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现在正在调查中。羊城晚报综合广西新闻频道、澎湃新闻、封面新闻

上一篇:长裙+平底拖鞋
下一篇:大巴车驾驶员穿拖鞋开车?交警:处罚安排上!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拖鞋行业分析及市场研究报告
服务热线

http://www.h1895.com

金蟾捕鱼,金蟾捕鱼平台,金蟾捕鱼官网,金蟾捕鱼网站,金蟾捕鱼app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